無料ブログはココログ

« 兩個對投資特別重要的概念 | トップページ | Most IT businesses have however »

2018年11月13日 (火)

面對抑鬱症的複發,著名的醫生走進山裏自愈。

我以前有過兩次抑鬱症。

第一次是在我27歲的時候,就要完成在台灣大學醫院家庭醫學科醫生的一項為期三年的培訓。1987年11月28日,我親愛的爸爸和侄女飛sa295波音747飛機SAA到約翰內斯堡,南非,一半在印度洋,東南約 250公裏的molisis。
爆炸墜毀後,兩人和機上157人一起失去了靈魂,父親被埋在海裏,找不到屍體。忍受著脊椎骨的痛苦,完成了善後護理,和姐夫兩次踏上莫裏西斯,南非處理侄女的遺體火化,並將被送回白河居家碧雲寺安置, 我沒有更重要的東西要逃離裏面。

雖然晨僵大多數是在老年人身上, 但也不排除有一些年輕人群患上類風濕性關節炎,畢竟晨僵原因產生原因是比較多的。現在有些人患上類風濕性疾病有可能與遺傳、感染、性激素,習慣等情況有關,而現在年輕人患類風濕性疾病也多 數是和生活習慣有著密切關係。如真的出現了晨僵,大家也不要慌張,在美國有專門針對於治療類風濕性疾病的藥物,那就是JAK抑制劑,晨僵小分子藥物可以快速的緩解晨僵或者關節變形等痛症。它是一種口服類型的JAK抑制劑,也是 唯一晨僵 小分子藥物,堅持服用就可以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,減輕身體的關節僵硬疼痛,藥劑裡面含有的janus激酶抑制 劑會使得細胞激素和接受體在細胞膜上發生作用,抑制細胞發炎的活法反應,減少細胞激素產生。

我內心的悲痛,加上我對台大主任醫師的工作和前途的困惑,使我被這場憂鬱的風暴所擊敗。最後,我能夠找到我原來的自我,通過吃藥,有規律的例行公事,並有規律地去工作。
第二次,在我46歲的時候,在我職業生涯的鼎盛 時期,我被媒體稱為“台灣的首席醫生”,成為世界上第一個使用核磁共振成像中心的首席執行官,也是扶輪社的副主席。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在訪問台灣期間也被聘為隨行醫生。
忽視工作壓力,人際關系緊張已經超出了極限,促使 上帝警告我。2006年是倒黴的一年。在我母親死於帕金森氏症和癡呆症之後,我和哥哥成了我母親的紀念品。遺囑反對;第二次進入醫療市場和美國市場,診所的經營狀況不像預期的那麼好。

隨著醫藥研發迅速,類風濕關節炎治療也有突破,新型口服標靶改善病情抗風濕藥物増加了用藥選 擇,為病情反覆的病人帶來希望。而聖雅各福群會惠澤社區藥房亦推出「買1資助1」藥物計劃,望為有經濟需要的病人減輕負擔。

裴的醫生也挖了一個角,他拿了台灣大學的EMBA,排名很高,但是由於接待會倒了,他最終輟學了。起初航行順利,就像一根分裂的竹子生活開始失控,這種橫枝刺破了我過度的自我膨脹,拓展了事業,暴露了長期身心承受壓力的真 相。我開始
恐懼,抑鬱,困惑,焦慮。比如消極的情緒操縱,甚至自殺思想的出現。
回到低潮中,我很快意識到抑鬱又出現了,於是我立即求助於一名專業人士,成為我自己診所的生理和心理部門的一名病人。這一次,我按時 服藥,並接受了心理治療。在我真正面對自己之後,我下定決心要調整我的生活節奏,放棄我不間斷的醫生工作,結束一家醫療和美國診所的經絡。

夏令營、退出社長、拒絕社交、逐漸放棄兼職和社交,增加與孩子的互動,每天為家庭烹飪“林的創意烹飪”,使家庭成為追求康複的最大動力;人生目標不再局限於事業成功、權力欲望,而是對自己的奉獻。
我最喜歡的事情不 僅是和我的兄弟姐妹組成一個“波拉松”樂隊,重新獲得音樂的興趣,而且在我朋友的農場種花種草,養三只狗。我還迷戀跑馬拉松,在四年多的時間裏跑了50多次,還有三次挑戰第三條鐵路(包括一條113K)。通過這種多管齊下的方 法,我終於擺脫了憂鬱的大黑狗。
開魔爪。
沿著療癒之路走上了山

通過改變我的態度和繼續服藥,我安全地迎接了我的49歲生日。不久前,EMBA的同學陳炳文多次給我打電話,邀請我騎自行車。最後,我選擇了一天,花了五六個小時,從台北到石碇與他的父親,然後從106支線到九省。當我回到家 時,我太累了,以至於睡著了。
忘了吃飯,但是睡個好覺,第二天是安然無恙的。經過幾天的醫療咨詢,醫生終於同意我停止服藥。通過運動療法,我的抑鬱症正式恢複了。然而,在我的康複過程中,我仍然在努力保持盡可能多的 治療方式。畢竟,抑鬱症的複發率高於首次發作的複發率。
我會開始爬山,也是治愈憂鬱的間接助推器。我的園藝和寵物治療農場位於95峰頂以下。在我上山的路上,我將經過一個肉桂花園,在那裏許多山友會將會相遇。因此,我 認識了陳醫生,他研究過高山疾病的防治,並爬過玉山幾百次。2012年,我已經在阿爾卑斯山研究了。

整個類風濕治療頓時光明了起來,要再看到嚴重變形的關節彷彿只能從 教科書上才能看到,雖然這些生物製劑臨床上還是有一些問題與副作用,至少醫師與病人比較不至於到“楚囚相對”的程度。

陳醫生介紹我和他一起當玉當市玉山團的隊醫,讓我熟悉高山病的防治。短短四個月,我就跟團去了玉山四次,從此就成了登山迷。
青山碧水防憂鬱
尋找山水可以暫時擺脫世俗的煩惱,我爬山最重要的也是防止抑鬱症複發。
登山本身就是一個愈合的過程,從向往目的地,開始計劃准備,了解它們是否適合登山,可能需要通過醫生的治療,然後鍛煉身體,心理等。其中,為了有足夠的體力,必須進行跑步、負荷訓練、核心肌肉群訓練。等
綜合鍛煉 ,有規律的活動可以增強肌肉力量和心肺功能,大量的汗液可以從身體排泄物中排出。身心是一體的身體,身體是強壯的,心理素質自然會提高,此外,在計劃實踐的過程中,生活會有重心、希望、熱情,人們不會總是為了小事而去。

是的,在去山之前,你可以讓你的頭腦和身體更加清晰和改善。
在登山的過程中,即使有一個同伴,你仍然需要自己去達到目標,並且會有很多次去面對自己,享受孤獨的過程。在不受工作、他人、娛樂等幹擾的情況下,你會得 到一種罕見的沉默,專注於自己,你會意識到你的身心變化,你的日常忽視,抑鬱,或欲望可能會出現,你終於能聽到你內心的聲音,找到你失去的自我。當身體力量薄弱和困難時,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來意識到自我對話的習慣。如果 你習慣於消極,你會不願意取得進展,甚至中途放棄。如果你是積極的,你可以繼續向前邁進,展望未來。

隨著醫藥研發迅速,類風濕關節炎藥物治療也有突破 ,新型口服標靶改善病情抗風濕藥物増加了用藥選擇,為病情反覆的病人帶來希望。而聖雅各福群會惠澤社區藥房亦推出「買1資助1」藥物計劃,望為有經濟需要的病人減輕負擔。

“性格決定命運”這句話最直接的答案是,登山是增強你意志力的最有力的方法。另一方面,一路上和朋友們在一起,互助可以幫助培養友誼,讓社會上永遠為孤獨奮鬥,永遠為你們之間的鬥爭感到疲憊,享受溫暖的友情滋潤。
克服登山的艱難險阻,是山川之美,五感刺激,實現目標的成就感。即使你爬同一座山,當你看到不同的風景時,由於天氣、季節、時間、伴侶和心情的不同,你也會有不同的感覺。就像我爬過玉山七次一樣,我也看到了玉山的日出。
在排雲別墅的診所裏,你也會聽到各種有趣的故事,每次留下獨特的記憶。
雖然我將阻止,登山一樣憂鬱的抑鬱症在過來人我還是想強調,抑鬱症登山,必須首先醫生評估後的身心,記住吃藥,即使在治療病情穩定,也必須走在一起, 為了避免在山上的鬥爭中,巨大的風險。

相關文章:

鼓勵老年人再就業,政府和老年人可以共贏。

精神病學家:從人生課程開始

關注那些還不確定的孩子:從pouMA列車的側翻開始

當巨大的變化發生時,不要跌入創傷的低穀

讓老年癡呆症長者仍然微笑著慢慢變老

« 兩個對投資特別重要的概念 | トップページ | Most IT businesses have however »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書く

(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)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: 面對抑鬱症的複發,著名的醫生走進山裏自愈。:

« 兩個對投資特別重要的概念 | トップページ | Most IT businesses have however »